悲伤长不过一季 零

网友评论0 来源: 多玩论坛作者: LuciferInTheSun

  【原创】悲伤长不过一季 零

悲伤长不过一季 零

  依旧是百无聊赖的夏天。

  依旧领着阿拉蕾特在小屋周围清扫庞大的蜘蛛只因为它们脚尖最后六厘米的弧度不符合我所信仰的美学。

  依旧衔着一片草叶就可以晃过一个清晨一个黄昏。

  依旧有商人被肆虐的浪人打劫却因为神契者的庞大而对我心存顾忌。

  依旧有来自山外的白胡子老头与从不出门的笑容可掬的爷爷谈论这些那些无所指的话题。

  依旧看不透天际的氤氲和身旁的气息。

  依旧云卷云舒百草怡然向天笑。

  依旧日升日落千鸟莞尔随风飞。

  依旧,独自玩乐,在被夏天笼罩四季的波尔德,在微风拂过的草地,在一个人的午后与黎明。

悲伤长不过一季 零

  她出现的时候我已经把阿拉蕾特收起,坐看天涯,只留特里在一旁端着笑容。

  待人接物上我总是能对正确的人做出正确的反应。

  我所厌恶的能力,爷爷却说,是神的恩赐。

  后面的大叔在气喘吁吁地喊着小天别跑听说这里有能召唤恶魔的小色狼。

  我哑然,神契者在外世传成如何可见一斑。

  她说你好我叫天祈请问你知道召唤师尤里么我是来求师的。

  天祈。我暗自记下,不发一语。

  然后转身,领着他们走进小木屋。

悲伤长不过一季 零

  巴榭兰的老头还没有走,手插前胸依旧是招牌的冷漠。

  大叔在跟爷爷互相寒暄着,用虚伪和试探。

  阳光的最后三寸不偏不倚落在天祈的侧脸。

  门外的特里时不时蹭着门板发出温暖的声响。

  不过这些都与我无关。

  我想知道的是,这个叫天祈的女子究竟有多少召唤的才能。

  总之,不要又是变形金刚才好。

悲伤长不过一季 零

  一年又一年,谁的青春谁来歌。

  单调的季节总是用单调的色彩来强调自己的存在。

  天祈望着天际的飞鸟欢呼着指给我看的时候。

  我总能用恰到好处地姿势在思考。

  她的召唤能力依旧停留在诸如熊人这样的低等生物上,丝毫没有乐趣。

  而那一支蓝色光柱,却开始夜夜出现在我的梦境里。

  爷爷说,当神契者离我而去,我就要开始宿命地征程。

  爷爷说的话,就是我的宿命。

>>>不用下载的策略经营游戏

卓越之剑 - 数据库搜索

热门推荐

最新美图赏析

和我们一起玩《卓越之剑》

新游预订榜